阿乙:阁楼丨温故,关于温故而什么可以为师矣的介绍

日期:2020-12-01 22:53:3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640

阿乙:阁楼丨温故,关于温故而什么可以为师矣的介绍(图1)

阁 楼

阿乙

此事久了,便由痛苦而厌烦,由厌烦而麻木,慢慢变成生活永恒的一部分。只是到退休那日,睹万物萧条,母亲才忽然意识到女儿比自己老得还要彻底。以前看女儿,觉得今日与昨日并无区别,这一天却像是多年后重访,诧异于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头发已像薄雪盖煤堆,灰白一团。

“你怎么不去染下?”

“染了前边是黑的,发根长出还是白的,更难看。”

你还要活很久。母亲想,开始跟踪女儿。女儿总是目不斜视,像鹅,撇着双手沉闷地走。母亲有些不齿。女儿自打第一次骑车摔倒后便不再骑,现在满街妇女都骑电瓶车,只她走路,搬什么都搬不了,像个文盲。女儿早上从夫家走到单位,中午从单位走到娘家,傍晚从单位走回夫家,既不理会人,也不被人理会。没人知道折磨她的人或事是什么。

由她去吧。有一天母亲意识到这样的跟踪早被察觉,便朝回走。她边走边抹泪,后来索性坐在路边水泥台阶上,看红尘滚滚。这些,那些,去的,来的,欢快的,悲伤的,一百年后都不在了。这样痴愣许久,她见着女儿坐出租车一驰而过。她迟疑片刻,像被什么弹了一下,趔趄着下到马路,拦停下一辆出租车。女儿若是出门办事,定会有公车接送。打电话至办公室,果然说是回娘家。方向却是反的。

那车辆出了城,驶过六七公里柏油路,转进村道,穿越一大片油菜花地、竹林和池塘,到达一座唤作二房刘的村庄。放眼望去,村舍鳞次栉比,贴着瓷砖,装铝合金窗,各有三四层,独女儿轻车熟路去的这家只有一层,仍是青砖旧瓦。女儿像是溶进黑洞那样走入大门。大概也只五六分钟,她又出来,后边跟着一对老人。女老人矮小,笑着,真诚地看着她,男老人骨瘦如柴,只剩一张黄黑的大脸,眉毛、鼻孔、嘴角紧扣着,正将巨大的左手搭在女老人肩上,努力将右腿拖过门槛。

“爸,妈,不用送了,好好休息吧。”

那女老人便回头说:“死老头,小朱跟你说再见呢。”女儿又走上前,捉住男老人瘫痪的右手,唤了一声爸,细声交代几句,他那原本像一块块废铁焊死的脸便忽然开放,露出全身心的笑。“要得,要得。”他说。

中午,母亲坐在餐桌边,看见女儿上得楼来,像上演哑剧那样,换鞋,放包,上卫生间,洗手,择菜,淘米,收拾茶几。她既不问母亲为什么不做饭,也不想知道保姆去哪儿了。她说了多少年的谎,骗了我多久啊。母亲心下闪过一丝恐怖,阴着脸坐着一动不动。女儿后来终于流露出惶恐的眼色。

“把碗放下来。”母亲说。

女儿的身躯明显震动。接着她听到母亲说:“给我。”她惶惑地望着,将茶几上的鸡毛掸子递过去。母亲指着她说:“告诉我,这些年你都干了些什么?”

“没干什么。”

“没有?”

“没有。”

“那你怎么叫那中风老头叫爸?”

“我没叫。”

母亲举起掸子劈下,被匆促躲开。“跪下。”女儿便扶着桌沿转圈,像是快要哭了。“跪下,死东西,我叫你跪下呢。”女儿不肯从命,母亲便举着掸子四处追打。此时朱卫恰好归来,说:“打什么,你从小到大就知道打,打得还不够吗?还不嫌丢人吗?”母亲便说:“你问她,问问清楚,她外边是不是有一个野老公?”

“没有。”

“还没有。”母亲又打将下去,女儿却是仰头挨了。母亲便不再打,只见女儿委屈地抽动鼻子,哭哭啼啼,取过包要走。母亲捉住,说:“别走,今天说清楚,不说清楚,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女儿挣脱不开,便恼怒地说,“还不是因为你。”

却是因此,母亲知道自己当年拆散了一对鸳鸯。当时她只当提个醒,却不料真的拆散了。她曾毫无来由地教训女儿:你喜欢一个人时一定要想清楚。你只有一生,就像只有十块钱,一冲动,就花出去了。

你脑子就是容易发热,喜欢听花言巧语。记得,你不慎重对待人生,人生也绝不会慎重对待你。后来朱丹的表姐妹带着男人来做客,个个穿着文雅,举止得体。你看看他们,要么家赀万贯,要么父母当官,一起来,多有面子。母亲说。

朱丹寻思母亲看出端倪来了。她背地里和同学谈了三年恋爱,那人退伍后到亲戚的电池厂当主任,叫起来刘主任刘主任,颇是好听,却终究还是农业户口。“不过,无论如何,那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是我决定的,我不可能没有任何感情,”朱丹说,“现在想起来,我要是跟他过,苦是苦了点,也会比现在好。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

“那你当时怎么不说?”

“我敢说吗?”

“你就是处处寻思和娘作对。你想想,要是我死了,不存在,不干涉你了,你还会要他吗?你愿意和这样的人过一生?”

“那至少也比现在强。”

这时朱卫插了嘴:“丹丹的想法我理解。可是,天下执政党总是吃亏的,一等在野党变成执政党,你就会明白,它们连前任都不如。政治不可靠,男一样。你跟那人过得下去,我不信。”

“不是这回事。”朱丹说。

他们却是因此又知道朱丹还曾经历一个恐怖的夜晚。那时距离她与陈晓鹏结婚只有半个月,母亲出差,父亲陪同前往旅游,而则在医院照应妻子,偌大新居只剩她一人看守。她像只兔子,一回家便将门锁死,试图让自己相信男友刘国华并不知情。但后者还是在酒局上听到了,“你的女人和别人拍婚纱照了。”

那众人的目光像是巨大的气体,推着刘国华朝险地走。“算了吧。”一个朋友说。

“算什么。”

他取过蒙古刀,走向朱家.据说他们炸开锅,除开一人思前想后报了警,剩余人都骑摩托车逃回了家。值班民警说:“口头犯罪不算犯罪。”

“难道要等他把人杀了才能算?”

“理论上是这样的。”

那当过特种兵、身高一米八的刘国华凭着一股戾气走到护城河,像野狼一般嘶喊许久。那四周原本有灯火的便都熄了,朱家的那盏也在犹疑中熄了。此时,刘国华的真气已一而鼓再而衰三而竭!他用手拍打防盗门,啼哭起来,“丹丹,你开门呀,我的心被割得痛死了。”

这一两小时,朱丹脑袋一直嗡嗡作响,只觉得无法解脱,人间所有的不快与折磨都涌上来,就像有无数条鞭子在抽打,就像自己躲在逃无可逃的角落,而猛虎不停用利爪拍打脆弱的栏杆。她想撞墙,想有一把手枪对准太阳穴,射进去子弹。她想要通透,一种光明的通透。“我快要疯了,”她对母亲说,“我没办法。”她打开门。刘国华滚进来,抱住她的脚。他除开哭只会不停地问:“为什么?”

“我妈不同意。我跟她解释了几年,没用,她不同意。”

“那你还爱我吗?”

“不知道。”

“不知道,你不知道啊,”刘国华拍打着桌子,眼泪汩汩而下,“分明是你自己不要我了,你嫌弃我了。”

“我没办法。”

随后她又说:“我想过办法的,对不起。”

“你嫌弃我。”

“我没嫌弃。”

“那你怎么还和别人结婚?”

“人总是要结婚的,我年纪大了。你别说,你听我说,我等过你,你总是说你会赚钱,你赚的钱去哪里了?你造的房子在哪里?你难道要让我嫁到二房刘去?”

这是分手的好时机,刘国华连口说好,好,就飘到楼下去了。她未曾想如此轻松,出了一身汗,跟下来。他一出去就关门,这是她期盼的,但她强撑着倚在门边目送他,以示并不绝情。

“不行,我还是爱你,”刘国华从黑暗中走回来,“我根本没办法克制自己不去爱你,离开你我完全活不下去。”后来他像疯子一意孤行。他找到一个新的武器,那武器挥舞起来是如此自如,以致让他的软弱得到隐藏,同时也让他所有过分的要求得到尊重。

要么你死,要么我死,要么一起死。

“你知道吗?你让我感到害怕。”她摇头晃脑起来。

“我不管。”

起初他像是在表演,后来便彻底陷进去,“我吧,只有这办法了,你看,我根本克制不了对你的爱情。”她去厨房给他倒水,出来时,看见他极其夸张地回到悲伤状态,便完全克制不住嫌恶。她说:“喝口水吧,别说那些傻话。”他一饮而尽,以一种动物般无声而可怖的眼神看着她,说:“你到底爱不爱我?”

“你喝多了。”

“你到底爱不爱我?我问你呢。”

“不爱。”她突然进入到罕见的平静中,说:“$我告诉你,我不爱你,永远不爱。这辈子不爱,下辈子也不。你就是将我杀了,我也会这么说。”

“你以为我不敢吗?”刘国华抽出刀子说。

“那就来吧。”

她闭上眼。在那分外寂静的等待中,她像烈士,被一种前所未有的自主感包围,她说:“来吧。”刘国华便绝望地嘶吼,他表达够对自己以及对方的眷恋,猛然一刀刺向自己手掌。

“你干什么?”

“滚开。”

那野兽往下便像个出色的行刑人,先后在自己肚皮、胳膊、膝盖以及额头画起线来,初时只觉那线突然变白了,接着便有一排鲜红的血珠窜头窜脑冒出来。“你要干什么?”

“滚开。”

阿乙:阁楼丨温故,关于温故而什么可以为师矣的介绍(图2)

在她错愕时,他又喊了一声:滚开,你这。她便眼见着他将左手食指置于桌面,像切菜那样切下来。他说:我就是要让自己记得。我将身上弄出这么多疤痕,就是要让自己记得。这样我就永远不会对你心软。我让这些疤痕替我记着,我和你有深仇大恨。从今天起,我们有深仇大恨。

“我保证,有一天我会回来清算你。我什么时候都可能回来,我可能搞坏你,也可能搞坏你父母、老公,还有孩子,可能也可能搞残,可能搞一个也可能搞全部。搞一个还是搞全部,还是搞残,全凭我的心意。我会等你长成一颗大桃子,再来采摘。我说到做到。到时就是你求我,我也不会原谅你。我以这根指头发誓,我永远不原谅你。”

他永远地消失了。

朱丹因此呆滞了。所有人都知道她在婚礼上惊恐不定,她不时张望门口,总是缩在父亲身后,一旦程序走完,便快速走回房间,锁上门。当时大家只当是羞怯。“我怕他来泼硫酸,”她对母亲说,在后者将她纳入怀中时,她号啕大哭,“孩子生下后,我怕他突然蹿出来,将他夺下来摔死。这些年,他就像一块钢板塞在我脑子里,让我不得安生,妈,我就像站在孤庙,雨地里到处是马蹄声,我转着圈儿,不知道危险会从哪里来。我怕。”

“别怕,我会救你的,我这就来救你。他来过么?”

没。他消失了。我一度想,他当时只是虚张声势,时间终将会改变一切。时间会让他的愤怒消失。甚至我以为这威胁本身就是恶作剧,恶作剧就是目的,他依靠这个来惩罚我。这个国家毕竟还有王法,他吓吓我,吓得我过不下日子,他的目的便也达到了。但正当我这样想时,他托人从外地带来一只包裹,那里有一只塑料袋,袋沿滴着透明的黄油,袋内装着一只发霉的手指。那是他剁下来的食指。

“他就要回来了。“

尽管不太相信这说法,母亲还是在盛怒中召集本族在街上的人,杀气腾腾地去了二房刘村。“刘国华呢?刘国华在哪里?”他们在这青壮年都出外打工的村庄呼吼,找到那矮小的房屋。男老人照例用左手扒住女老人的肩膀,拖着残废的右腿出来。

“你们算什么东西?”母亲说。那老人嘴角瞬时流出一摊水,说:“说些什么呢?”

她说,国华害了她女儿,女老人说,接着又对母亲说,你们也要讲良心,我们世代都是农民,我也知道你们是城里人,他们俩没好上。

我们从来没怪过姑娘。不是一个条件。

“什么不怪?你儿子说要杀了我女儿。”

“不可能,我儿子那么老实。”

“怎么不可能?”母亲使了疯,大声嚷起来,只见那男老人眼中滚下一颗球大的泪水,强忍着说:“你们走啊。”

“走什么走?我今天特为来告诉你们,我朱家就没怕过谁。”

“走啊。”

“我只是来告诉你们,我女儿这些年到你们家来,求你们,讨好你们,好让你们儿子回心转意,不要祸害她。她值得吗?你们配吗?你们哪一点配得上她的讨好?”

那男老人怒得不行,颤抖着从随身包里抓出玻璃杯,掷过来,却是在距母亲还有一米时掉下。女老人马上大哭,“都死了人啊,都没一个人出来做主啊。”母亲倒不怕什么村人,就怕人家又要中风了,强上几句嘴,便镇定地钻进车里,一溜烟回得县城。她找到派出所所长,所长二话没说,将刘国华申报为追逃对象。

又过去两年,风平浪静。母亲吃了往日好用强的亏,在老年生活中落了单,被一个练功团队召去,每日傍晚大力鼓掌。一日用力过猛,顿悟,这世道原来是吃人世道,从此便难清醒。她又偏偏是无神论出身,因此能在表象上自控,一时使外人不能察觉。只是那疯癫像肥肉,时常勾引着她心甘情愿地走,一不朝前走,便如万蚁钻心。

那朱卫见情况如此,回家便少了。人们只道闺女是小棉袄,见着朱丹每日仍归来。母亲开始无休无止地折磨保姆,比如怀疑投毒,那保姆嘴角长胡子,大字不识一个村姑,哪里受得了这般侮辱,卷起铺盖要走,被朱丹拉住,加了两百工资。朱丹说:“三姑,你好歹在这里服侍八年了,就当她是个小孩,作弄她吧。”那保姆一听,心软了,后来还能开玩笑:“老怪,你说我下毒,我要下毒早就下了,轮不到今天。”

母亲说:“哼,你先吃,你下毒先把你毒死最好不过了。”

保姆便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她们在宅子里旷日持久地玩游戏。母亲总是出其不意在角落放上画过奇怪图案的,装作忘记了。

保姆总是将它们收集起来,还她,她便蘸口水一张张地点!要是少了,便大叫:“我早就知道你是个不诚实的东西,你就这样贪心,连主家这点钱都偷。”保姆便打电筒去找,不久便真找到五块钱。

却说一日,母亲灵感来了,怀疑保姆将农村的亲人接来住,便闲不住,四处搜寻。她从一楼翻至四楼,一无所获,便去了阁楼。通往那里的楼梯又窄又陡,她是单手扶着脑袋走上去的。她一打开锁,便见里边灰蒙蒙一片,一只壮硕的乌鸦扑棱棱飞出窗户。

两只用不干胶粘得严严实实,又被包装带捆死的木箱躺在那里,暗红色的油漆尚未剥落。看得出来,它时刻等待被搬走,却像是不幸的孩子被永久遗忘。母亲抹抹盖上的灰,心说:“我可是从来没整理这两箱东西。”

她下楼找保姆,没找着,便提着剪刀上来,撕裂不干胶,剪断包装带,将箱盖揭开。一股陈气几乎将她熏翻,接下来她所见的,让她痴愣。

她先想到保姆父亲是宰牛的,接着判断这绝不是动物尸骨。她感到有意思了。这时,在她囫囵的脑海中,有两件事正相向而游,游到一块她就明白了。

尸骨…女儿!

但楼下此时正好传来保姆爽朗的笑声。三姑你还笑,你干的好事,你杀了人,还藏尸在此,坑害我朱家!她跌跌撞撞下楼,手翻笔记本,找儿子朱卫和女儿朱丹的电话号码。朱卫的手机一直没人接,朱丹的手机也一直没人接。第二次拨打时,朱丹已关机。母亲便在一阵强似一阵的恐惧中下楼去,走进光明的中午。她穿过护城河,走进知书巷,就快要撞着女儿了,却是侧身转进侧巷。兹事重大。她抄近路向城关派出所去了,而朱丹走完知书巷后,走过护城河,和社员饭店老板交锋几句,便走到家门口。慵懒的保姆提着毛线及时闪现出来,谄笑着说:“丹丹回来啦?”

“我妈今天怎样?”

“还不是老样子。”

“我看她跑出去了。”

“不怕,她会跑回来的,她怕我偷她的东西。”

果然不久,母亲高叫着“别跑别跑”带一伙警察跑来。这事有诸多蹊跷处—疯子报案从来没人理,即使那老所长是她一世情人。他们从初中好起,没牵过一次手,拥过一次抱,亲过一次嘴,却像世间最亲的兄妹,一向都由他来忍让,迁就她的骄横。这天她啼哭着猛然跪下,所长便老泪纵横,“如果是儿戏,就当是陪你儿戏吧,反正我也早退居二线了。”他带着一名警察和两名实习生走进朱家大宅。上楼梯时,他们看见朱丹正汗如雨下地朝下走,便一起退到转角处,让她先下。

“丹丹你这是怎么了?”他问。

“没事。”

她凄苦地笑着,扶着栏杆软绵绵地走。大约十分钟后,那四员警察在查看现场时茅塞顿开,争先恐后朝下冲,其中一位还拔出枪。他们看见朱丹刚走到桥边。这十分钟啊,她只走了十米,她的脚就像粘着巨大的口香糖,她就像在噩梦里那样无望地逃跑。

“我们发现死者的西服里有刘国华的名片,他是不是你的初恋?”

“是。”

“他死了多少年了?”

“十年。”

据说在朱丹被铐起来时,母亲突然清醒了,她扑在女儿和警察之间,以极其正常的语言嚎叫:“是的,是的。”

“是我。”朱丹说。

那老所长几乎像拎一只兔子那样将她拎开了,她便抱紧他裤腿,大叫:“是我杀的,我一刀一刀地杀,一刀一刀地剁,我将他剁得稀巴烂。”

“是我。”朱丹说。

此后母亲便像扎进没有终点的深雾,再没正常过。她曾经去看守所门口守候,但并不知道守候的是自己的女儿,是保姆牵着她去的。当囚车驰过时,朱丹透过铁窗,看见母亲甚至在笑,只是这笑容平淡而遥远,像是彼此没有任何血缘上的。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县城,甚至整个地区,每天都有许多人插着裤兜,来朱家门前,仰着头参观,有的人还掏出手机拍照。刘国华的亲属早就在这里贴满“血债血还”的标语,也拉上了横幅。母亲这时就像是他们中的一个,好奇地看着每一个细节,有时还用手抚摸白纸!用脑海里残存的对知识的记忆,念出一些字来。

案件在地区中院审理。出人意料的是,陈晓鹏忽然不顾母亲的指责,动用父亲及自己在政法的一切关系,替朱丹运作了起来。他请来一位名贯三省的大律师,那律师在法庭上只一句话便使审理进入僵局:

“死者系服食大量安眠药自杀。我的当事人在死者昏睡后,探了他鼻息,才知他已断气。在慌乱中,我的当事人将他拖到床底,藏好。后来出于害怕,将他分尸,试图扔走。如按照现在的刑罚,她构成侮辱尸体罪,但在当时,法律并未规定这一罪名。”

“胡扯。”

那本来就已闹过事的刘家亲属,在旁听席上鼓噪起来。法官这时敲打木槌,用一种长辈人的慈悲问:“被告,是不是这种情况?”

阿乙:阁楼丨温故,关于温故而什么可以为师矣的介绍(图3)

朱丹转过脑袋,看见刘国华的母亲正揪着一团白手绢,捂着唇鼻哭泣。哭着哭着,她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捉住鼻尖,清脆地擤下鼻涕,继续歪头歪脑地哭。在她大腿上有一张缀着白花的死者遗像。在意识到朱丹看她后,她站起来,大声说:“可恨这女子,这些年来总是到我家来,不是骗我儿子在广东,就是骗我儿子在福建,说是我儿子一定要赚可以买下一个县的钱才肯回来。你骗了我们多久啊。你这个骗子。”

朱丹说:“对不起。”

接着她转过来,对法官说:“我现在呼吸平稳,神态放松,医生说得对,当我转身面对恐惧时,恐惧便也如此。”

此后,公诉人要求出示证物。那两箱子白骨便被抬来,其中一只下肢还套着皮鞋,多数骨头被当众剁裂,裂口像开放着的喇叭花。“可以想见当时用力之猛。”公诉人说。

“这并不意味什么。你并没有证据表明此案系他杀。”律师说。

“我们有被告总共八份供述。”

“我认为我们还是应该重证据而轻口供。”

被告,你自己怎么看呢?法官这时又慈悲地说,他的态度引得旁听席上一片震动,一伙由刘家邀来的亲友拍起桌子来,纷纷批评起这世道来。却是这时听到朱丹说:我要说是我杀的,你们就会判定是我杀的;我要说不是我杀的,你们也就很难判定是我杀的。我如今要说,是我杀的。

你们可以知道!我家地板上有一块划痕,那是他皮鞋蹭的。你们可以看见他的鞋跟有蹭掉的痕迹。那是我勒死他时,他的脚在本能地往地上蹭。他喝了我泡过安眠药的茶水,睡过去了,我扯下电话线,缠住他颈部,勒死他了。当时他的脑袋靠着我这边肋骨,这块肋骨现在还痛。

“人是我杀的。没什么好说的。你们刘家提出要赔偿,我这些年一直在积,积了有七万,算是对你们的补偿。”

她说完后,现场一片安静。那刘母举起遗像,想说却不知道说什么,便摇晃着它。“别让我看到他,恶心。”朱丹说。在处决她前,她写了一封简短的信,说:晓鹏,你一定要相信我是爱你的,我一直就在爱你。我们的儿子属于你。

她在牢里一直跪着,死命地闭着眼,就像枪决在即,但最终她是被注射处死的。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朱丹

朱丹,女,1981年8月4日出生于浙江省金华市,中国内地节目主持人、影视演员,2003年,毕业于浙江传媒学院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曾任北京电视台《每日文娱播报》主持人、爱奇艺首档高端真人秀访谈节目《青春那些事儿》节目主持人、原浙江卫视主持人。主持过《我爱记歌词》、《爱唱才会赢》、《中国梦想秀》等电视节目。2011年10月6日晚,在第八季《麦霸英雄汇》节目中,朱丹正式宣布离开《我爱记歌词》的舞台。2012年5月,朱丹加盟北京电视台的娱乐节目《每日文娱播报》、《安徽卫视的势不可挡》。2012年10月签约湖南卫视主持《女人如歌》。2013年7月参演电视剧《一又二分之一的夏天》。2014年5月,朱丹成功跻身福布斯中国名人榜;10月,朱丹加盟天津卫视的体验真人秀《囍从天降》。2015年,朱丹主演的都市剧《待嫁老爸》上星播出。2017年6月18日,朱丹承认怀孕。2017年9月28日,女儿出生。

热门标签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开心笑话,我在逛商场的时候,就这样我就开着300多万的宾利回家了,我想去试试

开心笑话,我在逛商场的时候,就这样我就开着300多万的宾利回家了,我想去试试

儿子幼儿园要开家长会,老公说:这次我不去了,你去吧。我说:为

在紧急公关里,剧情不能说不快,却是一个有手有脚

在紧急公关里,剧情不能说不快,却是一个有手有脚

明明都在央视播了,接档的还是《流金岁月》但写它的时候,却忍不

改播陀枪师姐2021,但小8没想到他这一脸痘坑越来越放肆了啊,本来陈豪和宣萱担任男女主

改播陀枪师姐2021,但小8没想到他这一脸痘坑越来越放肆了啊,本来陈豪和宣萱担任男女主

陀枪师姐2021开播了,趁看的人还不算太多,有缘看到这篇文章

婚礼上被老公前女友抢了风头 闺蜜却这样说

婚礼上被老公前女友抢了风头 闺蜜却这样说

在很多电视剧里都会有看到婚礼双方中的某一方的前任闹婚礼的情节

央视出手,而这一次央视点名的直播平台涉及之广泛,而且有的主播为了规避部分问题

央视出手,而这一次央视点名的直播平台涉及之广泛,而且有的主播为了规避部分问题

都知道,早在数月之前,斗鱼平台的户外主播339就被点名涉嫌D

赚钱能力最强的星座男!

赚钱能力最强的星座男!

摩羯座摩羯座平日看起来木讷老实,工作岗位上尽忠职守,一旦立定

采美推荐,本期采美推荐黄金微针系列,INTRACel,INTRAcel黄金微针,INFINI射频微针,瑞恺迪FLORA,逆龄

采美推荐,本期采美推荐黄金微针系列,INTRACel,INTRAcel黄金微针,INFINI射频微针,瑞恺迪FLORA,逆龄

黄金微针是备受医院、医美机构和塑美者热衷的项目。它以微针与射

OFF-WHITE,RO,抢着联名,欧阳娜娜私下里对,带来了三双全新的

OFF-WHITE,RO,抢着联名,欧阳娜娜私下里对,带来了三双全新的

近期她也是因为《潮流合伙人》这一综艺节目频频登上热搜,脚下

开心一刻,她为什么打我,说罢把手机递到猫的嘴边,让父母去学校一趟

开心一刻,她为什么打我,说罢把手机递到猫的嘴边,让父母去学校一趟

小学老师打来电话,说儿子和班上的女同学早恋,让父母去学校一趟

不同的人对啪啪啪的看法还是很不一样的,是不是你

不同的人对啪啪啪的看法还是很不一样的,是不是你

对啪啪啪欲望超强的星座,是不是你!虽说啪啪啪放在现代,其实是